当前位置:主页 > 申博人员 >

8人分一头驴 越养越瘦

贫困村的尴尬扶贫路:8人分一头驴 越养越瘦-公益频道贫困村的尴尬扶贫路:8人分一头驴 越养越瘦-公益频道

  “大锅饭”能扶贫吗?

  2012年,娄烦县扶贫部门扶持独石河村养驴脱贫。村里用下拨的50万元买了60头驴。扶贫驴买回来,如何分却成了愁事。“人多驴少,谁的那份也不能少,最后只能8人分一头驴,合伙养。”张爱平说。

  独石河村进行了贫困人口精准识别后,村里的贫困户充满期待。

  2015年,娄烦县扶贫部门又扶持独石河村50万元上养羊项目。村里从辽宁盖州买了555只优质绒山羊种羊,希望通过繁殖和卖羊绒脱贫。但等羊买回来,贫困户们又失望了:全村还是按人头分,1人一只羊,剩下的再6个人分一只。

  贫困户马月生,家里5口人分到了5只羊。“这就是精准扶贫?”马月生怎么也想不通,没过多久,他就把5只羊全卖了。

  一说起村民卖羊,张爱平就不住叹气:“村里和村民签了合同,约定只能繁育不能卖,可有的村民分到羊的当天就要卖,拦也拦不住,555只扶贫羊现在只剩下100多只。”

  高价买,低价卖

  娄烦县扶贫办一位负责人说,这种平均分配的做法确实背离了精准扶贫的精神,但在基层并不鲜见。“贫困户不是绝对的,如果只给贫困户不给非贫困户,容易产生矛盾,政策就执行不下去,群众甚至会上访,只能普惠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
  村民们反映,有的贫困户根本不具备养羊条件。独石河村贫困户武玉贵家里有4口人,分了4只羊,但他的老母亲已经82岁,兄弟3人都患有疾病,劳动能力有限,只能“望羊兴叹”,把羊卖掉。“4口人都是‘病疙蛋’,种4亩地都顾不过来,哪还能顾上牲口。”武玉贵说。

  村民们卖羊的另一个原因,是因之前的审批实施效率太低,导致扶贫项目时过境迁,错失时机。张爱平说,养羊项目是村里2010年上报扶贫部门的,但直到2012年才批准,2015年才实施,“2010年行情好,养一只羊能卖1000多元,但我们在价格高峰时上报,在低谷时实施,村民们谁愿意赔钱养?”

  张爱平坦言,去年养羊项目下来时,他觉得养羊赔钱,不想再搞,但是项目是上届班子争取下来的,新班子还没有争取来新的支持,如果不搞了,怕村里老百姓不愿意。

  关键是一些干部不担事

  山西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张守夫说,在贫困户与村里大多数村民贫富差距不是太大的情况下,一些基层干部为避免矛盾就在精准施策上搞平均主义。

  因独石河村靠近云顶山景区,娄烦县打算今年再给村里50万元发展旅游扶贫,但是村里却一点也不积极,甚至不愿要。“一是怕精准识别不准确,造成不公平、惹矛盾;二是资金太少,连个卫生整治都不够,搞不成。”张爱平说。

  在精准扶贫之初,坚决砸破“大锅饭”,严格按照“建档立卡”名单对贫困户精准施策,不但不会矛盾重重,也不会有政策执行不下去的情况发生。受访专家和群众表示,唯一的出路就是坚决推行精准扶贫,严格按照“六个精准”“五个一批”要求,瞄准扶贫对象,重点施策。